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塔城新闻网网络举报入口
返回首页

夕阳
2019-11-25 19:57:06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孟庆海   评论:0 点击:

 

夕阳西下,天边飘着几朵多彩的云。一群鸽子带着哨音从蓝天上飞过,给寂静的村庄带来一些生机。

梁大妈坐在门前大榆树下的石头上,花白的头发在晚霞中闪着光亮。天就要黑了,她的目光聚焦在路的远方,自言自语道:“我家大柱啥时候回来呀!”

天边一阵尘土飞扬,隐隐约约传来“咩咩”羊叫声,那是梁大妈的二儿子二柱赶着羊群归来。梁大妈站起来用手挡住阳光看着远处模糊的影像又自言自语:“是我家二柱。”

梁大妈又坐了下来,面朝村里的街道房屋,一切熟悉而又陌生。一阵清风掀起了她几缕散发,思绪又回到热火朝天的激情岁月。上世纪七十年代,这里是一片土房子,街道杂乱,小孩子在满大街乱跑,喧闹之声不绝于耳。她那时是生产队的妇女队长,在村里振臂高呼,一呼百应,社员在她的带领下奔赴田间地头,劳动的场面很热闹,大家有说有笑,干得热火朝天。

可现在,村民都住上了新房,有的还盖了别墅,他们像候鸟一样,夏天来种地,各忙各的,到了冬天就回县城里去住。梁大妈想找个人说说话都碰不到,偶尔有人路过,也是步履匆匆。

梁大妈有三个儿女,大儿子大柱从小学习好,后来考上大学,在城里有了一份好的工作并结婚生子。大柱接她去住,住了一个星期就不习惯了。儿媳妇爱干净,一天拖好几回地,梁大妈感到无处下脚,总怕弄脏了地板。大柱害怕母亲寂寞,也想陪母亲多说说话,可是工作太忙,抽不出太多时间。梁大妈是个干惯了活的人,想搭把手帮他们收拾收拾屋子,儿媳妇不让,说:“您老辛苦了大半辈子,就别干活了,休息休息吧!”梁大妈无所适从,只好操着手在屋里来回走走,心里憋闷,感觉像在监狱里一般。

大柱的楼房是按揭的,为了上下班方便买了辆车,对于工作时间不太长的他深感生活压力很大。梁大妈看不过去,将仅有的三万元积蓄给了大儿子。小孙子吵闹着要一台电脑,梁大妈卖了几只羊,给他买了一台,小孙子高兴极了,逢人便说,奶奶是大款,很有钱。有谁知奶奶在村里是最穷的一个,多年来还住着几十年前盖的土房子。

直到去年,曾经在梁大妈家住过的下乡知识青年柳青参加“访惠聚”工作队,带着工作队住进村里。知道梁大妈还住在老房子时,柳青向有关部门争取到了安居富民房补贴,自己又拿出了一些钱,为她盖了四间砖混结构的新房。现在她的家产除四间新房就是五十多只羊,还有每年承包地的一万多元承包费。在物质上她很知足,依现在的条件与以前相比有天壤之别。

梁大妈的女儿灵芝考上了师范,当了人民教师。还在上高中时,假期回乡参加劳动,情窦初开的她爱上了柳青,由于柳青的父亲是“右派”,梁大妈反对他们交往,柳青选择了离开。逢年过节女儿总是要来的,来了也就吃顿饭,给点钱走人。有一回梁大妈小心翼翼地给她说:“对不起,当初不该反对你和柳青……”不料,灵芝一听生气了,眼泪流了下来,嗔怪她道:“都过去多少年了,还说这些干什么!”从此梁大妈再也不提。

梁大妈的二儿子二柱小时候得了一场病,由于医疗条件差,腿落下残疾,走路一拐一拐的。二柱有过一段婚姻,后来媳妇外出打工,出去再也没有回来。二柱人木讷,不善言语,梁大妈叫他傻子,常说他:“你看你哥学习多好,考上了大学,有了好工作,你从小就知道贪玩,拿起书本就头痛,难怪一辈子打牛腿。”二柱也不申辩,只是笑笑。

二柱勤快,放羊种菜,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天给母亲做饭,晚上还烧点热水,给母亲洗脚。有一个邻居了解二柱,愿意把自己离了婚的表妹嫁给他,条件是要一万块钱的彩礼。梁大妈不同意,说是嫁人呢还是卖人呐,邻居一听,扭头走了。

梁大妈和二柱相依为命,人老了,总爱絮叨以前的事,二柱也不搭话,有时候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梁大妈骂他,脑子不装事的货, 就知道瞌睡。

“轰隆隆”一阵响,二柱赶着羊已到家门口,随着风尘土扑面而来,吹走了梁大妈脑海中的杂陈。她拍了拍身上的土,颤颤巍巍地回屋去了。

时光在流逝,生活在继续。梁大妈老了,往事如烟,回忆是她最好的慰藉。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老师走好,这次是永别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