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星

欢迎进入塔城新闻网!
        塔城新闻网网络举报入口
返回聚星

“五彩缤纷”的记忆
2019-08-14 19:29:57   来源:塔城日报   作者:林鲁伊   评论:0 点击:

 

过往的日子,总有些许纪念和回味的片段。六七年的教师生涯,鼎力也罢、“厮混”也罢,但最无法忘怀的,也是时时从心底深处涌而不止的就是那段日子了。在遥远的大西北新疆的塔城市——那是座“手风琴之城”且空气质量每每列全国前茅的边陲小城。眼下,又是瓜果飘香的季节,虽然告别讲台多年,但记忆的时空总在美丽的瞬间滞留,让回忆常常充满激情。

在那个我带的原塔城地区第五中学的一个班级里,被同事戏称为整个一个少数民族的缩小版:汉族、俄罗斯族、塔塔尔族、哈萨克族、达斡尔族、回族、蒙古族、锡伯族等十几个民族学生汇聚,号称“五彩缤纷”的班级,少数民族学生占了50多人的一半。说到“五彩缤纷”,其实就是指学生的头发和眼睛而言。头发是棕色、黄色、金黄色等,眼珠也是褐色、蓝色和棕色的。记得头一回进教室,恍惚在国外。我就这样带着很大的惊奇开始了“先生”的角色。

第一天起,我就感受到了与众不同的异样,奔放的性格一览无余。记得我说了一堆谦虚的套话后,一个叫娜塔莎的俄罗斯族女孩子站起来问:“老师,能谈谈你的高中生活吗?”扑闪的蓝眼珠有着别样的真诚……当他们满意的掌声响起时,我瞥见了在窗外时刻准备“保驾”我的学校领导的瘦削身影。

塔城市很美丽,距离边境仅十来公里,凭五条河流似音符穿城而过,被美誉为“五弦之都”,还因四季色彩斑斓被人称“油画之城”。城就坐落在塔尔巴哈台山下,山就是小城生命的源头,蜿蜒的河滋养着多民族的和谐共处,连续获得多年民族团结模范城市等荣誉。每到春季后的时节,除山顶到半山腰是银白色、灰白色外,愈往下就是逐渐浓郁的不同色调。当地人称,这山顶到脚的色彩,就是我们不同民族的象征。山麓的野巴旦杏林,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野生珍稀植物,再往下走是面积上万亩的红花。四季里,我和学生们都要去那里走走看看。春天,绿的田野,黑黄的土地,是孕育生机的温床;夏天,雨过天晴,山边飘着白雾,雪松在太阳的照耀下泛着蓝光;秋天,不同的树叶,尽情袒露着不同颜色;冬天,雪厚少风,白皑皑的积雪,等候着你飞驰的滑雪板印迹。

戈壁,悲凉;草原,茂盛;雪山,巍峨。雄浑的土地,就这样蓬勃激发着各民族的生存,守护着中华版图的神圣。

这里的少数民族,除了原住的外,其他的都颇有来头:俄罗斯族中许多是苏联十月革命期间来中国的,塔城也就此成为中国俄罗斯族最集中的区域之一;达斡尔族、锡伯族则是清朝时从东北移防戍守西北的;而蒙古族则有一段悲壮的历史。约250年前的1771年,17万土尔扈特人因不堪沙俄统治,从伏尔加河流域举族东归,冲破层层阻截,以损失过半的代价重回祖国,从此土尔扈特人的主体便作为中国蒙古族的一部分在这块土地上扎根。这一迁徙在世界历史上被称为“人类最后一次大规模民族迁徙”。当地的蒙古族,就是当年回归者的一个分支。

我曾经家访过一个蒙古族学生家庭,他们的长辈把那段历史说得慷慨激昂。而我去的俄罗斯族学生家庭,家里摆设、格局等都是不同于我见过的人家,如制作“大列巴”的烤炉及壁炉等等。俄罗斯族在这个城市的印迹非常多,民居就带有苏俄风格,最著名的是做过塔城日报社办公地址,眼下已是地标建筑的“红楼博物馆”以及原塔城市第四中学的几幢教学楼,目前已成为俄罗斯民俗馆了。

聚星因生活习性和血脉的“深远”造就了学生的开朗活跃,其思维的“异化”有时让人觉得很惊诧。有一篇课文《雨中登泰山》,我还没有开讲,学生就质疑:作者为什么要下雨去?雨中固然有别致的美丽,但如果在别人都熟悉的非雨时节去,不是显示出作者超出平常人的水平吗?故该文根本就没有想像的那么好!我很欣喜他们的这种思维。教语文的我,还对他们的语言天赋佩服极了,除汉语外,他们一般都会两三种语言。最厉害的一个锡伯族孩子,除本民族语言外,还会俄罗斯、汉、维吾尔、哈萨克、达斡尔等民族语言,还有正在学的英语!这些孩子,男的魁梧高大,如塔尔巴哈台山;女的秀丽高挑,忽闪的瞳仁有着天生别致的神态。曾在新疆工作多年的著名作家、前文化部部长王蒙这样评价:就相貌和体格而言,新疆少数民族在中华民族大家庭里是出类拔萃的。

闲暇之余,我会偕学生们淡出小城的烟火,穿行于齐胸的花海,来到红柳丛里。这里,一只只野兔或旱獭在你脚下跑来窜去。远处,戈壁沙砾间,会突然出现一只马队、一群牛羊,它们呈白云和褐云的形状飘着,其后的牧羊人,缓缓地但韧性十足地跟随着,偶尔响起的鞭哨声,会打断四周的沉寂,但却不会落到谁的身上,只能在苍穹间刻下悠长尖刻的声音。

户外活动是断然少不了歌舞的。最令人有记忆的就是他们这方面的才艺了。一次春游,一个迟到的维吾尔族男孩子在大家焦急等待时,他爸爸赶着马车送他急速到达。随即,一只活蹦乱跳的大肥羊被赶进了我们坐的汽车。“你这是春游?还是放牧?”我幽幽地问道……在我们骑马漫步在高过马头的花草时,在我们戏耍时,天苍苍野茫茫下的草原,牛羊悠然显现。远处的驼铃,伴着孤烟,敲击着夕阳。山风乍起,山坡上烤羊肉的香气袅袅弥漫。美食饱餐后,大部分人变戏法般,化好妆穿上了本民族的服装,缤纷华丽,那色彩、那情绪,由不得你不高涨。冬不拉、手风琴轮番上阵,俄罗斯族的《纺织姑娘》、塔塔尔族的《在银色月光下》、维吾尔族的《阿拉木汗》、哈萨克族的《可爱的一朵玫瑰花》、蒙古族的《嘎达梅林》,让他们用本民族语言唱得非常原生态,别具一格。舞蹈是踢踏舞、山鹰舞,高潮起,口哨声此起彼伏,这就是一个多民族的盛大晚会。尤其让人惊讶的是,几个俄罗斯族女孩子竟然跳起了《天鹅湖》,舞姿十分曼妙。事后才知其中一个孩子的祖辈以前在俄罗斯的歌舞剧院待过。夜的精灵,就是他们!篝火映着脸庞也照着他们的未来。我知道,再紧张的高考复习也压抑不了孩子的天性——“五弦之都”的百年熏陶下,无论何人、何地、何时,乐和舞都是主角,这里公园里最多的表演活动,不是内地常见的“广场舞”而是手风琴演奏,多年前还因1700架琴同时演奏,被收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这样的氛围里,我也在教学上做了探索。结合作文教学组织全班学生包场去看经典电影《魂断蓝桥》,请专业小提琴手来演奏中外名曲。记得在排练莎士比亚戏剧《威尼斯商人》的课堂情景剧中,学生们“天然”的异域相貌,不用化妆直接换上衣服就开始了,再次让人感觉到了精彩……

秋季的丰硕,带来了瓜果飘香,也把“五彩缤纷”送到了祖国各地的高校。法语、阿拉伯语、英语、俄语等等,有一半学生学了外语。多年后听说他们在国家外贸部门、大学里以及军营里工作;有个在北欧国家开设文化交流公司的哈萨克族女生,就经常来电说每次在国外遇见中国人,就仿佛触摸到故土快速发展脉搏的跳动。在断断续续的碎片信息中,我也了解到了他们的近况。这几年,有感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热潮,有人从国外返回搞贸易,“中欧班列”活跃着他们的身影,在本地的则积极践行“精准扶贫”,开设绿色禽畜农牧场、响应大众健身号召开办滑雪场;做公职的,则积极开展“访惠聚”活动,数十万名干部深入村队、社区,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也让总书记倡导的“各民族要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成为民族团结的灿烂现实。而与我做着同样党务工作的一些学生,还经常与我电话探讨如何根据民族地区实际开展特色性的活动。岁月的磨砺,“硬”是填平了界限,让我们成为平等交流的同行。业已中年的他们,在遥远的边疆,为“民族复兴”梦想、为天山南北的稳定繁荣,奉献自己的点点滴滴。

难忘的教师生涯,历练了我的人生履历。多少年来,虽历经多省多岗,但仍十分感慨于西部边陲地带的生活。那数不清的天山支脉,是西部各民族灵魂独一无二的诞生地。虽然长满心事的大山始终不语,只是默默滋润着并烙下五彩缤纷的色调和别致的风情,当它充满爱意地将雪羽缓缓送下,给小城以滋润时,在心里亦有一股甘泉。塔尔巴哈台山沐浴着冰霜,却铸就了伟岸与博大。我曾以无与伦比的虔诚,在其羽翼涵盖的旷野上,与各民族孩子共生同处,倾己之力播撒下一些西部般诚实的“植被”,成为虽不艳丽但却可以回味的风景……

如果,这里有醒不了的梦,我一定去做;

如果,这里有走不完的路,我一定去走;

如果,这里有变不了的爱,我一定去寻。

如果,如果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愿浸入这片泥土,随最原生态的植被化作春泥,去滋养草原戈壁上最美丽的五彩缤纷的那部分……在浮华的岁月里安之若素,在寂静的流年里人淡如水,在匆忙的尘埃里平心若石——唯愿岁月静好,现实安稳。

聚星流连尚可,忘返不必。时光毕竟匆匆,推移着时代一直向新趋善臻美。曾经是他们老师的我,时时于细雨霏霏的江南猜想,那些可爱的孩子们:阿德尔霞、赛尔根、阿列克、海沙尔……在边疆、在内地、在国外求学工作生活的时候,能否在同样五彩缤纷的世界里仍然记得,那西北边陲小城求学时的光景?


(编辑:白洁)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记忆里塔城的味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